看完《模仿游戏》你该知道:这不完全是史实,而是编剧借图灵说他

‘Stay weird, stay different’, 奥斯卡最佳改编剧本得主Graham Moore,叫人独立特行,不随波逐流。这两句话,感动人心,与《模仿游戏》(港译:解码游戏)里出现三次的对白,一体两面,直接呼应︰

「有时,是那些意想不到的人,成就了意想不到的事。」

《模仿游戏》讲「电脑之父」图灵的故事,二战时他助英国破译德军通讯密码,五十年代初因同性恋行为,被逼以药物「化学阉割」,41岁死于氰化物中毒,是自杀还是意外,说法仍纷纭。

电影末段,图灵在囚室中问︰「我是甚幺,是机器,还是人?是战争英雄,还是罪犯?」

解码事蹟被列为军事机密,同性恋为当世不容,尽头回望,看孤独一生,潸然泪下;历史终究公道,多少年后,英女皇为他「平反」,关键解密功绩曝光,「图灵机」继续演变,就是今天的电脑。

当年数学天才,孤僻、古怪、异常,终为人所识。

好了,他的故事,真是如此吗?

熟悉图灵的人可能会感到,电影当观众是笨蛋,戏名港译《解码游戏》,但解码过程与图灵机运作,几乎无着墨,可能太複杂吧,但连基本原理也只是轻轻带过,可见编剧导演觉得此非重点。

电影为了增加戏剧张力,情节很多地方不符史实,如破解密码的过程,非图灵一人功劳;英国军方亦一直支持,非电影中的军官诸多阻拦限制,甚至订下解密限期;英国情报部门一早知悉德国Enigma密码机的漏洞,并非电影中的图灵忽然在酒吧里灵光一闪,在关键一刻才想到;如何利用解密后的情报,更不是电影里一班数学家能决定。

中后段图灵「见死不救」(不肯利用解密情报救军舰,避免德军知悉密码已破),及与未婚妻分手一幕,都试图把图灵描绘成冷漠又不被理解的人。

电影里的图灵,疑似亚斯伯格症,固执、不擅沟通、晚年更为孤僻、软弱,最后自杀,正是那些weird and different的人,真实的图灵未必古怪到如此地步。

看完《模仿游戏》你该知道:这不完全是史实,而是编剧借图灵说他

例如,他在1937年已发表了经典论文On Computable Numbers,后来亦指导很多研究生,成就广受认同,而且被揭发同性恋后仍活跃于数学研究;剑桥大学对同性恋较包容,他在校内有伴侣,亦似乎过得写意,不似有社交障碍。

编剧Graham Moore尽力突出图灵的「古怪」与「不同」的一面︰图灵的同性恋倾向,为俗世所不容;图灵的偏执,也令他自小受同学欺凌。所有改编的剧情与侧重点,都旨在加强图灵是「不被理解的天才」的形象,都指向这句出现三次的对白︰「有时,是那些意想不到的人,成就了意想不到的事。」

无疑,这是Graham Moore很想突出的主旨。其实,图灵一早成名,他对破解密码的贡献,也并非如此「意想不到」。

电影改编故事,我认为不需苛求,《模仿游戏》不是历史典故,为求戏剧张力与场景编排顺畅,改动是必须;若忠实地把历史堆叠,观众痛苦,难成吸引的剧本,票房也不能大卖。

不过,当观众悲叹造物弄人,在大银幕前感动流泪时,应需要清楚知道,《模仿游戏》的情节里,很多细节非史实;观众应清楚知道,这是图灵的故事,也是编剧借图灵说他想说的事︰Stay weird, Stay different。他请每位看似平凡或无人重视的人,装备好自己,机缘巧合一刻,爆发惊人的能耐。

「有时,是那些意想不到的人,成就了意想不到的事。」我们都是平凡人,都需要激励,增添一点勇气。

我喜欢这齣电影,但要读较可信的历史,请读Andrew Hodges最早写的图灵传记Alan Turing: The Enigma;有关解码的故事,Simon Singh的作品The Code Book (中译︰《码书︰编码与解码的战争》),写得很好。本文有关图灵事迹,主要参考此两书。

相关文章:

我访问过的数学家︰与陈省身谈运气 拿下小金人!《模仿游戏》编剧:「孩子,请保持你的奇怪,我曾经自杀,但是现在我站在这里」

(本文获作者授权转辑,部分文字刊于晴报专栏《风起幡动》,此为加长改写版。)


核稍编辑:杨士範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