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先进技术专案领导人谈破坏式创新:先让自己不舒服

Google先进技术专案领导人谈破坏式创新:先让自己不舒服

什幺才是最好的创新?破坏式创新。按照该术语发明者 Clayton Christensen 的描述,所谓破坏式创新是指这样一个过程,藉由产品或服务可扎根于底层市场的简单应用,然后自下而上渗透,最终取代现有的竞争对手。Clayton Christensen 还认为,破坏式创新是就业的正能量,效率创新是就业的负能量。

中国奇虎 360 董事长周鸿祎则是这样概括的:

有谁能很好地诠释这一概念呢?Google 的 Regina Dugan 应该算一个。

Regina Dugan 是全球最顶级的破坏式创新专家之一。1963 年出生的她在 2009 年成为 DARPA 有史以来的第一位女局长,然后又在 2012 年加盟摩托罗拉行动,出任 Advanced Technology and Projects 的负责人。这两个机构均从事极端创新技术研究,因此,由她来诠释创新是再合适不过了。

她最近在接受访谈中讨论了如何进行创新,以下就是她的观点:

1、让自己感到不舒服

给公司最大最棘手的专案列一个清单。问问自己其中有多少会令你感到极不舒服—由于会改变根本的业务模式。如果某个专案存在破坏的可能性,应该就会引起你的不舒服。

2、团队要小而敏捷

儘管可以组织大公司为渐进式研发提供支持,但这套并不适用于破坏式创新。你需要一个小型、敏捷的组织。如果你的人不到 200 位,流程就可以简化很多,然后你可以走出办公室跟所有人高谈阔论。

3、团队要不断换血

问问自己,你的创新团队里面有多少人已经是 5 年以上的老鸟?如果有很多,你麻烦了。然后再看看你的团队有多少人是来自组织以外的。如果答案是「几乎没有」,更麻烦了。你需要新鲜思维,不管是内部的还是外部的。

4、决策人数少于 3 个

如果制定战略与执行决策的人数超过 2 个就太多了。破坏式创新与共识无关。CEO 和团队领导应该有这一权力。

5、製造紧张

破坏式创新组织的存在部分是为了製造紧张。所以出现紧张时不必紧张。破坏式创新会对流程、对人力资源、对你对智慧财产权的看法加以挑战—会压制你有关谁应该参与开发过程的想法。但结果会为高效的破坏式创新带来必须的速度和灵活性。

[本文编译自:postcards.blogs.fortune.cnn.com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