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初代 emoji 揭密:我们的确将大便 emoji 用在冰淇淋上了

苹果初代 emoji 揭密:我们的确将大便 emoji 用在冰淇淋上了

早在 2015 年,名为 Peter Miller 的网友在推特公布一个「大发现」:当你用 PS 将苹果的「微笑大便」emoji 放在冰淇淋 emoji 上时,重合度接近完美。

看到消息后,不少人纷纷跑出来说:我妈妈也以为大便 emoji 就是巧克力味的冰淇淋。

苹果初代 emoji 揭密:我们的确将大便 emoji 用在冰淇淋上了

看来,这次各位妈妈真是对的。

恰逢今年苹果推出初代 emoji 的十週年,曾参与初代 emoji 设计的 Angela Guzman 撰文回顾当年往事。

苹果初代 emoji 揭密:我们的确将大便 emoji 用在冰淇淋上了

当时还只是实习生的 Guzman 和自己的导师 Raymond 分工设计了苹果首批 emoji,而且还确认了多年前网友对微笑大便和冰淇淋 emoji 关係的推测:

苹果初代 emoji 揭密:我们的确将大便 emoji 用在冰淇淋上了

Guzman 回忆,她选择了「订婚戒指」为自己第一个 emoji 设计主题,因为「它带有像金属和切面宝石这类具有挑战性的元素,对初学者来说挺难的。单是金属戒指那部分我就画了一整天。」

苹果初代 emoji 揭密:我们的确将大便 emoji 用在冰淇淋上了

iOS 11 上的订婚戒指 emoji,从初代开始,已经历逾 10 次调整修改。

随着练习增加,Guzman 的绘画速度也不断提高,逐渐可以一天画两个、三个或更多。但无论画得再快,她还是会花大量时间回头调整每个 emoji 的细节。

无论木头和叶子的纹路,还是足球上的皮革衔接处,Guzman 都历经无数次「放大看细节、缩小看效果」的过程,以确保每个地方都已充分利用。

苹果初代 emoji 揭密:我们的确将大便 emoji 用在冰淇淋上了

Guzman 和 Raymond。

据悉,他们还会将最难画的 emoji 留在最后。那个穿着红裙的跳舞 emoji 就是她实习时期的最后一个任务,因为摆动的红裙细节是在太多了,最后还是得 Raymond 出手相助才完成。

苹果初代 emoji 揭密:我们的确将大便 emoji 用在冰淇淋上了

当时所有的 emoji 设计都得通过 Steve Jobs 亲自审批,才可以正式发表。

2008 年 11 月,Raymond 和 Guzman 设计的初代 emoji,随着 iOS 2.2 更新正式登陆日本。生活在其他地方的 iPhone 用户则要等到 iOS 5 才能用到原生 emoij 表情键盘。

到了今天,「emoji 语」早已经成为国际社交一门只可意会不能言传的沟通「语言」,而且人们对这门「语言」的组成也越来越考究。

为了让 Google 修改汉堡 emoji 里的起司位置,认真的网友逼出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发推特表示,「将放下手头所有工作来调整」。

当发现苹果自带 emoji 所有女装鞋都是高跟鞋时,艺术批评家 Floriane Hutchinson 在推特发起将芭蕾舞平底鞋加入日常 emoji 的呼吁(#IWearFlats),以打破对女性的刻板印象。

有意思的是,虽然现在苹果的自带 emoji 增加了非常多,但用户在 2017 年最喜欢的 emoji 还是「笑着哭」和「红心」,两个自初代 emoji 起就已设有的内容。虽然最开始这两个 emoji 分别是由 Raymond 和 Guzman 设计,但现在也经历了多番调整。

不知道你们最喜欢用的 emoji 是哪个?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