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品有闲系列文(二十三):波希米亚式的文青有闲生活

如果你对女性服饰有所涉猎,看到「波希米亚风」想必不陌生。不过波希米亚风其实没人有能力做定义,只知道多半的服装呈现带有花纹图腾的飘逸洋装。这类服装并不那幺容易驾驭。气质稍差的女孩子穿上这类衣服,看起来比路边乞丐还落魄。

似乎这种衣服需要某种特殊的门槛。当我第一次在19世纪的小说中读到「波希米亚主义」时,第一时间让我联想到了「波希米亚风」的服饰,但左思右想却无法将两者串起,直到读了更多更多,才让我理解什幺叫做波希米亚主义。

19世纪毕竟是个工业化导致财富爆炸的年代,那个年代中也带着许多制度上的开放,更打破了社会上的阶级限制,是个充满爆发力的年代。无论是经济成长或是阶级流动皆是,有许多从贫穷到富有的人们急于寻求社会的认同,有些人找了没落的贵族来学习如何让自己看起来更为体面,但同时也有人建立了另一种属于中产阶级特有的文化氛围,无论是哪一种都可以被称做「布尔乔亚」。

布尔乔亚所指称的是人们追求与财富相应的制式成功和社会认同。例如许多有钱人总是认为有钱就应该要加入狮子会、扶轮社或是品酒会,再不然就是将自己的生活水準做全然的提升,像是去购买昂贵的订製西装等等。但你却很少听到这些有钱人因为自己有钱了而决定将时间花在精神投资上,例如拨出点时间让自己有充分的时间读书,或是参加音乐会、艺术沙龙。布尔乔亚一词的意义随历史发展而改变了数次,虽然有褒有贬,但大部分时候都与追求金钱和象徵制式成功的关係甚深。

有品有闲系列文(二十三):波希米亚式的文青有闲生活
雷诺瓦的画作《煎饼磨坊的舞会》,象徵的某种布尔乔亚式的生活姿态

而「波希米亚主义」也同样出自19世纪。许多当时的知识份子认为人们过度追求财富所带来的物质水準提升,购买了一个又一个奢侈品,或是换了一台又一台马车。这种慾望并没有丝毫减缩,反而因为时代不断的前进,每天每夜都有新型录出现,于是人们又再次被激起物质上的渴求,而永远得不到内心的平衡。波希米亚主义追求的就是一种对内心灵性的满足。寻求内心平衡而非外在肯定的方向导致了这群人追求自由自在的生活,也必然形成了与布尔乔亚文化的相冲突。

至于为什幺称做波希米亚则是因为当时的吉普赛人虽然贫穷,却过得无忧无虑且自由自在,似乎拥有比任何人都真实的快乐。加上19世纪时,法国人普遍认为吉普赛人与波希米亚地区有着极大关联,进而以此命名(但波希米亚主义与吉普赛人并没有任何关係)。

波希米亚主义的最大特徵就是摒弃任何与制式成功和物质崇拜相关的人事物,像是不接受传统礼俗和文化,也不愿意接受任何过去贵族所使用的约定俗成,他们鄙视社会的保守面。因而波希米亚主义几乎成为了一种「反社会」的象徵。也在19世纪后半叶之后影响了几乎所有文学家、音乐家和艺术家,神奇的使得波希米亚主义与文化知识息息相关。

那些在艺术文化上离经叛道的人们都被冠上深深的波希米亚标籤,从福娄拜、毕沙罗、杜象、D.H劳伦斯、毕卡索到近代的大卫霍肯尼甚至是导演伍迪艾伦,他们都带有浓浓的波希米亚特徵。

有品有闲系列文(二十三):波希米亚式的文青有闲生活
红色範围是波希米亚地区,现在是捷克的一省。但当地文化跟波希米亚风或是波希米亚主义其实没有关係

但这种追求内心满足的一面是追求文化内涵的饱满,而另一面则成为了放蕩不羁的自由狂放。这种生活方式从19世纪末开始便从未停止,成为了某种证明自由的仪式。波希米亚主义随即造成了性病和毒品更加的氾滥,并且影响了20世纪重要的嬉皮文化,随后也把毒品和性爱牵扯上了乐团文化和音乐祭,同时也让这种反社会的举动更加的政治性。

最早将这种政治性发扬光大的并不是嬉皮文化,而是19世纪后半叶的美国作家梭罗,他崇尚远离都市的生活,并倡导公民反对社会的主流文化。当时这是壮举,而即便在今天,梭罗也是当代台湾文青的偶像,书店中也总是摆着有个漂亮封面的《湖滨散记》。

当代最早的文青其实正是波希米亚主义在精神上的继承者,文青们有着自己的一套规範。他们在乎文化更多于物质上的享受,读着梭罗、西蒙波娃和卡夫卡,听着非主流的地下乐团、爵士或是巴萨诺瓦,喝着当时还不甚流行的义式咖啡,穿着飘逸的洋装或是古着,再简单配上一个没什幺设计的黑框眼镜。这几乎就是文青的标準样貌,在文青的圈子中,谁的生活越接近这种样貌就越被他人视为优越及有闲的。

或许是因为初期文青代表人物的文化水準高,他们随即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也不知过了多少年,这种生活方式和视觉表现成为了众人模仿的对象,但随着效法的人越来越多。最早那种追求文化内涵的目标也逐渐被人遗忘,而被遗留下来的只剩下容易被模仿的服饰穿着和消费习惯。这种承袭波希米亚精神的文青风格本就是需要大量文化精神的非主流路线,但随着喜爱的人越来越多,这种非主流文化终究变成一种主流文化。

有品有闲系列文(二十三):波希米亚式的文青有闲生活
《湖滨散记》封面

过去的文青风格代表着对抗资本主义,所以住在低房价的地方,不喝红酒或烈酒而选择较为便宜的义式咖啡,与其选择高价位的主流设计款衣服,他们退而求其次选择了印有特殊图案风格但较为便宜的二手服饰。但当这种文化逐渐被大众所接受之时,一切的分界线开始变得模糊。

原本因为鄙弃布尔乔亚文化而选择波希米亚主义的人开始变得稀少,而波希米亚文化本来是彻底的非主流,现在被主流所接受之后,连波希米亚文化都开始变得像是布尔乔亚文化似的,毕竟人人都将文青、嬉皮视为一种有闲。

这种有闲当然带来了许多商业上的价格差异,过去古着、粗框眼镜或是低房价地区是因为需求不大所以自然价格较低,但随着喜爱这种风格的人越来越多,这种风格自然水涨船高,再也不是可以轻易负担的消费。

这并不是只出现在当代的现象,就算是19世纪末的巴黎,也出现了许多崇尚波希米亚主义但却无法让自己的收入跟上因为越来越多人崇尚波希米亚主义而造成的涨价风潮。因此许多人为了维持这个表面上的形象,私底下选择贫穷度日,只为了不被他人发现自己其实已经负担不来这样的生活方式。

当代文青也面临相同的困境,许多文青用品的价格太高,从铅笔、钢笔、镜框、服装、手包到电脑3C用品皆然,总有种风格是特别针对文青族群而来,而通常文青族群也不吝于使用自己的钱财来装饰自己的生活形象。在花费不手软的情况下,也因此许多人债台高筑,每个月的信用卡帐单总是预支了这个月的汗水和下个月的泪水。也或许是因为当代财富膨胀得太快,使得许多人失去了购买大型不动产的慾望,进而决定将所有的钱财花费在眼前可见的饮食娱乐和形象营造上。

回归到最源头的波希米亚主义,其实是指文化资本的生活方式,崇尚自由心灵所带来的开放创作,这带来了巨大的艺术革命,不管是后印象派、立体主义或是达达主义都从中得到启发。同时波希米亚主义也主张要多充实内心,要让心灵得到真正的快乐就必须透过接触更多艺术、文学、知识和音乐。

有品有闲系列文(二十三):波希米亚式的文青有闲生活

这在当代生活是相当容易做到的事情,我们有着四处林立的艺廊、拍卖中心和美术馆,同时实体书店和网路书店买书也相当容易,并且靠着网路的便利性,你几乎可以找到所有你想要找的资讯,甚至你要听的音乐也多半在网路上也能轻易取得。只不过这些文化资本没有办法被他人给轻易了解,更没办法对没有相应文化资本的人炫耀,所以最后人人为了炫耀都走向了轻鬆简单的外表的有闲形象营造,最后变成波希米亚已死,文青也死了。

当代艺术大师大卫霍肯尼曾经感叹到:

到最后非主流也变成了主流的一部分。波希米亚一词走入了历史,十数年后很快的文青一词也将消失,等待下一个流行出现,然后週而复始的继续下去。

有品有闲系列文书单艰涩的理论书《有闲阶级论》Thorstein Bunde Veblen《道德情感论》Adam Smith《乌合之众》Gustave le Bon《日常生活中的自我表演》Erving Goffman《金钱、性别、现代生活风格》Georg Simmel《神话的力量》Joseph Campbell《布尔迪厄社会学的第一课》Patrice Bonnewitz《迎向灵光消逝的年代》Walter Benjamin Essais从故事中学习有闲《高老头》Honoré de Balzac《情感教育》Gustave Flaubert《坎伯生活美学》Diane K. Osbon《一件五万美元手工大衣的经济之旅》Meg Lukens Noonan《想要买马车》《明天是舞会》鹿岛茂实务经验《奢侈品策略》Vincent Bastien、Jean-Noel Kapferer《恶俗》Paul Fussell《新精品行销时代》Markus Albers、Philip Beil、Dr. Fabian Sommerrock、Dr. Martin C. Wittig《品味,从知识开始》水野学《时尚百年风华》Cally Blackman补充有兴趣和能力就看看《寂寞的群众-变化中的美国民族性格》David Riesman、Nathan Glazer、Reuel Denney《现代艺术的故事》Norbert Lynton

相关推荐